首页 »

霍金离去,精神长存

2019/8/14 7:45:30

霍金离去,精神长存

知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于3月14日去世,享年76岁。

 

很多人并不真正理解霍金。尽管他的《时间简史》被译成40多种文字,出版逾1000万册,但真正读过这本书的人并没有那么多,读懂的人更少。因为书中内容极其艰涩,很多人购买之后根本就没有阅读,因此这本书被戏称为“读不来的畅销书”。霍金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宇宙论和黑洞,他所创立的黑洞蒸发理论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光听听概念就能让普通人头皮发麻。可见,在专业学术领域,真正理解霍金的知音不会太多。

 

霍金的学术成就超出了大多数普通民众的理解能力,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喜欢他。人们只要知道他是一个“很牛”的科学家,这个“很牛”的科学家却被困锁在一具不能动弹、不能言语的躯体里,这就已经足够了。甚至,这反而使他成为一个象征——在备受束缚的现实世界里,保持着自由灵魂、坚韧精神、充沛情感和广阔胸怀。

 

霍金是深受束缚的。由于患有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等疾病,他全身瘫痪,不能言语,手部只有三根手指可以活动。然而,他的灵魂却不被这僵硬躯体所拘禁,而是飞翔于无尽的时空和宇宙之中,去探索宇宙最隐秘的奥妙。他克服语言和行动的障碍,一直从事科研、教书、做报告,借助电脑语音合成器与世界交流。他的故事被改编成电影,他甚至还亲身上阵,在影视作品中客串出演角色。他在公众面前展现的睿智、风趣、幽默,他对于社会公众和公共事务的热情,都超出了很多躯体健全的科学家。人们已经不必知道他的学术成就是不是最杰出的,也不必知道他的大脑是不是最聪明的,仅凭他这种精神力量和人格魅力,他就已经获得了千千万万人的敬仰和喜爱。

 

也许是一种巧合,霍金去世的今天,正好是爱因斯坦的诞辰。而霍金的诞辰1月8日,则是伽利略的忌日。两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就这样关联起了三位伟大的科学家。伽利略创制的天文望远镜,把人类的目光领向遥远的宇宙深处。爱因斯坦创立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等理论成果,开创了现代科学技术的新纪元。霍金的学术研究,在统一20世纪物理学的两大基础理论——爱因斯坦创立的相对论和普朗克创立的量子力学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三位科学家,都成为科学发展之路上重要的里程碑。

 

他们艰深难懂的科学理论成果与普罗大众的生活相距遥远,但他们在人类知识领域里的开创性贡献,切切实实改变着亿万民众的命运和生活。时至今日,科技已经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最重要力量之一。科学和技术也是整个现代文明的一块基石,以及重要的组成部分。受惠于现代科技和现代文明的社会和民众,都从伽利略、爱因斯坦和霍金等科学家的学术贡献中获益良多。

 

作为一位物理学家,霍金的视野并不局限于科学。他还非常关切人类的前途命运,对此充满着悲悯和忧思的情怀。对于外星文明、人工智能、生态环境这些事关人类前途命运的前沿议题,他都一直坚定地发出警惕的声音。而且,这位洞悉宇宙、时空和黑洞奥秘的智者,念兹在兹的还有人类之爱。他说:“如果这个宇宙不是你所爱的人的家园,那它就称不上宇宙。”

 

正像霍金无法行动的躯体一样,人类及其每一位个体都时时处于受限制的困境之中。值得庆幸的是,人类还可以超越现实的束缚,拥有宽广博大的精神和心灵世界。它甚至可以超越生死——当躯体走向死亡之际,精神还可以永垂不朽。也正是因此,在霍金走完他的传奇人生之际,很多人表现出来的并不是悲伤,而是更愿意相信他去了另一个平行宇宙,在另一个时空里与我们同在。相比于无法感知的平行宇宙,我们更能确定的是,尽管霍金离去了,但他的思想和精神将长存于世,与我们以及后来者同在。